字体
关灯

读速:
2x
3x
4x
5x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厉地叫喊,却听见自己的哭泣声,又用鬼一般的声音叫道:“师父……师父……你来了么?”

    不对!他现在不在自己体内!这个人不是他!

    “关灵道!你给我出来!不许给我弄这种把戏!”

    头颅里那少年的声音忍不住笑着:“萧哥哥,你不是就喜欢用熔炉炼我?今天你何不尝尝个中滋味?”

    看不见的炙焰在他的体内流窜,他疯狂乱敲着自己的头,恨不得当下就将自己杀死。他从不知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如今方知这就是人间炼狱,这就是悔生成人的地方!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那声音又道:“萧哥哥,听说人贩子将女子卖去穷乡僻壤后,买家必然要打断她的腿,甚至割去舌头,免得她夜里乱叫。之所以能到如此,全因买她的人并不将她当人看,能用、能生孩子便好。若是易地而处,不知那些买她的人家可也喜欢被人这么对待?萧哥哥,我知道你从未将我当成人看,如今不知道你可喜欢这在熔炉中炼制的滋味?”

    萧潇道人痛声嘶吼,在地上不停地翻滚。

    “永生永世,我都想如此炼制你。可惜我知道,你的魂魄是如此污浊不堪,不到半个时辰便会灵气褪尽,变成一具阴魂不散、到处伤人的邪灵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“不想听么?心比天高,身为下贱,你既然没有成仙之体,又何必非要也将人间变成修罗地狱?”

    “想成仙,谁不想成仙?你不过是精灵之体,你的修为再高,永远也不过是个装了灵气的器皿,永不能得成大道!不为道修所用,你生来意义何在!”

    头颅中的声音许久不再响起。

    突然间只听一声石破天惊的碎裂,他晕眩无比,恍惚中只觉得身前飞来一个人。他扶着额头,却见眼前正是那白衣男子,眼眶泛红,眸底的疼惜清晰可见,轻声叫着:“找到你了,找到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潇道人见了那男人的脸,只觉得心底寒意不断涌上,身体却突然间凌空,魂魄离开少年之体,在上方看着那互拥的两人。少年下半身浸在水中,双臂和双腿被锁链拉直,面色惨白,浑身污浊不堪,眉眼里却现出笑意。那白衣男子不嫌他肮脏,剑起剑落,将那锁链砍断了,将那少年凌空抱起。

    生来意义何在?也许,那只是为了遇见他。

    几世折磨,生不如死,唯一的好事,便是遇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将我当人看,可这世上还有人将我当人看。” 头颅里的声音轻轻说着。

    萧潇道人不及出声,身体忽又倾倒,身不由己地朝着隔壁扑过去。

    又不知到了什么人的身体里,他的手中捧着一幅画,身体发抖,以魂气刻着面前的画。世界无大小,魂气为引,灵气充斥而入,心念所至,画便浑然天成,正如原物一般。

    这吓得簌簌发抖之人望向声响传来的隔壁石屋,脸色白如霜花。

    头中声音又道:“你在外面与各宫宫主拼死厮杀,这颜無便躲在此处作画,偷些灵源意图逃走。你可生气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墙壁一声碎裂,白衣男子怀中揽着那少年,自隔壁飞了进来。那人吓得叫喊一声,提起长剑而起,前胸却瞬间被凌厉白剑刺穿,寒气顿时袭来,全身犹如堕入冰洞一般。萧潇道人只觉得全身的寒意引得心头颤抖,双目发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害怕了么?记不记得我师父将你刺伤之时,也是一般滋味?你修养了多少年?两百年?三百年?”

    萧潇发不出声音,身体逐渐冷透。

    心头最大的恐惧,莫过于最接近死亡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那是一生中最缓慢可怖的一刻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切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站在黑漆漆的空空山洞中,滴滴答答,平静无人,只听见水珠落地之声。

    面前十步远处,一个年轻男子眼似桃花,肤白如画,静静地站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萧潇道人逐渐恢复了神智,寂然望他片刻,嘴角露出一个冷笑:“灵道,你还有何本事,何不一齐使出来?”

    “今日所见,今日所闻,便是你当日如何对我。” 关灵道长剑点地,“在外,你呼风唤雨一手遮天,只可惜到了这魂器之中,却再不是你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黑剑轻摇,隐约听见剑内凄厉的哭喊之声,萧潇道人紧抿双唇,冷冷而望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这剑中是谁?” 关灵道以剑指着他,黑色之气环绕剑身,似乎不知多少魂魄在挣扎出剑,“邪灵冤魂,都在等着要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鬼魅之影掠过身旁,凄声厉喊近在咫尺,萧潇道人未及动作,前胸已然剧痛。他大呼一声,黑影已然离开,剑气之中的黑色游魂却离了剑身,像是水蛭般吸住他的身体,乱叫乱咬,拼了死地往里钻。

    “噬魂之苦,这便是平常人被邪灵撕毁之痛。道长可喜欢?”

    萧潇道人面露怒容,身上突然间泛起蓝光,黑色邪灵被那蓝光所慑,痛苦不堪,逃命似的离开萧潇的身体,回到黑剑之上。

    萧潇冷笑道:“下贱邪灵,不过是凡子之身,污秽不堪,也能与道家相抗?”

    说着他阴阴冷冷地望向关灵道:“在这魂器之中,我杀不死你,你也杀不死我。你能奈我何?我迟早也能逃出去。等我走出这里,我将你师父、老宫主、石敲声、青衣一刀一刀在你面前剁成肉酱!灵道,灵气如雨,你便是那收雨的杯子。你不好好做那杯子,妄想置我于死地,我便让你看看这些爱你之人,最后都是何种下场!”

    关灵道咬紧牙关,手中的黑剑晃动不止,似也已被激得狂怒。

    萧潇四下里看着:“这画中世界,前后只有四个时辰,周而复始,永无止息。颜無无耻胆怯,在我与众宫主杀得难舍难分之时,躲在此处作画。活该他一辈子像是老鼠般度日,每一次进入此地,都要眼睁睁地重回当日惨烈,看着你那师父将他重杀一次。” 萧潇忍不住大笑:“我倒不知他这些年活得如此不堪!”

    关灵道见他笑着仰头,身影飞过,直朝着萧潇道人冲刺而去,竟是同归于尽的架势。萧潇身起蓝光,一把握住飞来之剑,身体却被逼得后退。两人的双目相隔不过半尺,萧潇冷笑道:“关灵道,颜無匆忙作画,这魂器中有的是破绽,你猜这魂器能困我多久?”

    说着身上的蓝光狰狞忽现,剑上邪灵顿时挣扎痛呼,关灵道全身犹如被无数长剑刺穿,心头只是暗叫:师父,师父怎么还不动手?赶快将那画毁了!

    他倾尽全身之力喊道:“师父!杀了他!”

    莫管自己的性命,让他魂飞魄散!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死了,这次真的完了……师父怎么下不了手呢?

    这个蠢师父,再喜欢自己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