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
读速:
2x
3x
4x
5x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,也该以大局为重!失了现在的机会,将来哪能再来?

    师父,你莫忘了当初答应下的事!

    第163章 主线剧情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切依照宫主的吩咐,八个听魂之人已经在峰下起了阵法。” 宋顾追抬眼望着紧闭的石门。

    颜無之画让花彩行在其上重画一层,画的正是这望天梯的石门,悬画在真正石门之上。花彩行之画,足以以假乱真,关灵道以魂术将萧潇道人引进去,萧潇受伤中毒,又吸入迷魂之物,浑浑噩噩之下看不出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灵道和萧潇道人,如今就在里面吧?

    计青岩一动不动地望着。

    他这意气用事的徒弟自以为要死,不死难以杀敌,可惜他忘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任关翎拼命要从紫檀宫救下那八个听魂之人,是何用意?

    一个关灵道,换下那八个人。

    任关翎做事,从来不会枉费工夫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死,是因为他必须要死,死之后才有活路。那么他要留下那八个人,必然也是不得不留下那八个人。

    “岑墨行呢?” 计青岩问道。

    宋顾追飞身跃下,不多时带了一个身穿铁链的黑衣男人走上来,将他安置在古画之前:“了尘大开山门,老宫主与花家主已经带弟子将归墟神宗拿下,让我传话,一切安好,只等三宫主和灵道。” 说着又对岑墨行道:“岑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他又将一个木箱打开,里面一具惨白人骨,头发花白,身上是颜無喜穿的破旧道袍。宋顾追将那白骨放在岑墨行的身边,岑墨行噙着泪花转头,笑道:“师尊,你我师徒一场,想不到今日还能相聚。你从小便不喜我穿白,也不喜与我亲近,今日可还走得开?”

    岑墨行端坐在洞口,仰天而笑:“不是要以我为饵,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生杀人无数,夜里何尝不会想些是非对错?可惜谎言蒙蔽了双眼,怎么也不愿承认显而易见之事。这一生他还能做些什么,举头三尺,已经到了还债之时。

    如今这牵念一生、又毁了他一生的人就在身边,与自己一同受苦,心中哪还有半点遗憾?

    计青岩走上前,食指放在他的前额,说道:“从今以后,你与上清宫恩怨两清。”

    语毕,一道真气自前额入体,在体内经脉之中急速而行。岑墨行咬紧牙关,只觉得周身大脉疼痛难忍,须臾,只听一前一后两声石头崩裂,镶在他和骸骨左手护腕之上的紫色灵石碎成无数细小石片。

    他一生杀人炼魂,这紫色灵石正是颜無所赐,有了它,邪灵便不敢追魂索命。如今灵石断裂,岂非到了清算的时候?

    望天梯上无一人出声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计青岩走到萧潇道人躺着的身体旁边。魂魄入了魂器,身体却还在,了尘将他的身体送来这里便去了。他如今不敢碰这身体分毫,身体一痛,萧潇之魂得知身体所在,不以魂术寻找便可返身,立时便能坏了大事。

    他已经束手无策,魂魄不死,关灵道永无宁日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大红喜袍没有脱下,轻轻蹲下,细看关灵道的没了声息的脸。面色红润,身体温暖,就像入睡一般,这是魂魄没有远去,他的灵道也没有死。

    没有死,便尚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远处云翻雾涌,淡淡黑烟咆哮而来,犹如千军万马。这里无人能听魂,漫山遍野只听到疾风的声音,可倘若关灵道在,其中的凄厉必然是冲破云霄。

    这是多少无处可去的邪灵,终日飘飘荡荡,转世不得、散化不得,也找不到泄恨的人。如今灵石断裂,空谷风起,将它们的一腔仇恨也点燃。

    黑烟顷刻而至,扑打在岑墨行和和那尸骨之上,似有无数人头攒动。百鬼咬啮,岑墨行浑身是血,眸中含泪,脸上却还惨笑不断。

    邪灵噬人之苦,如今他终于受得了。

    计青岩手中的白剑轻轻一挥,邪灵被浅浅白光刺痛,不甘心地离开岑墨行的身体,忍不住朝着石门悬画靠了靠。计青岩轻声道:“不是要报仇?你们的仇家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语毕,白剑寒光四起,邪灵一时间难以抵抗,纷纷躲进画中。计青岩一道白光将那画封了,道:“去吧,去找你们真正的仇家。”

    ~

    蓝色灵光将他身体的几处刺穿,虽是魂体,无处流血,却也痛得难以忍受。关灵道咬紧牙关,心头惨然,他已经无甚气力了,绞杀萧潇道人的机会只此一次,师父迟迟不动,已经是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眼前不知怎的,竟出现上清宫血流成河的景象。他有些意识不清的怆然,这是前世,亦或是今世?是昨夜,还是明朝?

    也许世世代代都会是如此,短暂的挣扎,不过是死水微澜。

    心疼那些爱自己的人,心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突然间,身上的疼痛减弱了些。

    关灵道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想象,身体里却似乎有什么浑厚之气在缓缓流动。他觉得怪了,睁开双目,萧潇道人一脸的苍白,身体里发出的蓝光正在变淡变弱。

    护魂剑上的黑气不知怎的,像是蛟龙抬头,逐渐浓重起来!

    萧潇道人擦了擦双目,不知是不是幻觉,此刻他清晰地看到,关灵道的身边站了另外一个男人。半边脸完好无损,如月色般娴静美好,另一半却可怖阴森,犹如地狱修罗,食人厉鬼。

    萧潇道人的手指着他,发不出声。

    关灵道朝着他指的那方向看了看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猛动。

    “哥?” 他轻声叫着。

    无人回答,手中黑剑上的青丝却散出隐隐白光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外面做了什么?” 萧潇道人低声自语,那话不是对着关灵道,却是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一定是做了什么。一定是做了什么!

    这画周围不知有何阵法,助长着他和哥哥的魂气,助长着这邪灵冤魂的戾气。此消彼长,萧潇道人修为再高,如今已经是形单影只。

    关灵道望向远处滚滚而来的浓黑烟雾,由远至近的凄厉叫喊越发清晰,以前他怕邪灵怕到无法入眠,如今在他耳中却犹如天籁,他缓缓提剑,邪灵似是寻到了归宿,前仆后继地涌上来。

    师父真不负他!

    护魂之剑,护得正是人间千载万世的冤魂。

    关灵道提着剑,嘴角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:“萧潇,今日就让我、我哥哥、还有这千千万万被你折磨至死的冤魂邪灵,送你魂飞魄散,永不超生!”

    ~

    “三宫主,现下如何?” 宋顾追道,“已经是两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计青岩目不转睛地望着石门上的画。

    画此刻被封,里面必定是天崩地裂,生死相搏,可这外面却静得只听风声鸟鸣。在外之人,怎知里面是何种景象?在里之人,又何尝不想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