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
读速:
2x
3x
4x
5x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无耻之人高声呼喝:“她比别人能清高多少,比青楼女子清高多少?”

    “听说她有个姘头,改天将她们一起抓了,放在妓院之中,让人轮流——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只见那人从额头裂开,不知何时了尘的剑出,将他的头颅砍作一半。

    情势顷刻间混乱起来,落叶纷飞,天昏地暗,一层一层的人将了尘团团围住。了尘长剑如风,置人于死地般剑剑伤人,鲜血混杂着叶片,直将这地方变成了修罗场。她杀得红了眼,杀得失了心,连逃的意思都不再有——能逃去哪里,心已至此,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无用了。

    情况早已经失去了控制,那身穿浅黄的老者沉着脸问道:“刚才那第一个说这话的人是谁?煽风点火,其心可诛!”

    “那是在下之前的未婚妻。” 卢夜生咬着牙,“她当初被了尘割了舌头不能言,如今都是身边的鹦鹉替她说话。”

    老者的脸色更是难看:“恶毒!此等女子,嫁入我卢家都嫌脏,你偏又去为她报仇!她可曾有将你放在心上半分?可去找过你一天?”

    风卷残云,血腥漫天,如此杀戮,了尘只怕已经是疯了。

    老者冲入其中混战,不多时有多了几个势均力敌之人相助,了尘早已经不顾生死后果,见谁都杀,自己的身体也受了几处大伤,终于单膝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者还想阻拦,奈何其余的人也疯了,红着眼睛冲上来:“今天所有人都将她轮遍,让她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!”

    慌乱间,一个女子的身影飞了上来,落在了尘的面前。

    了尘抬头看着她,两人的脸庞近在咫尺,轻声道:“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岑木衣不言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恨我杀戚宁?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岑木衣望着她:“你怎么知道戚宁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是戚宁,杀了我。别让我不干不净地死在他们手上。”

    岑木衣提起她的长剑。

    了尘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岑木衣轻声道:“你无牵无挂地去,来世无怨无恨,必然是个平静些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少些杀戮?” 了尘仍旧闭着双目,嘴角却露出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“少些杀戮。”

    岑木衣的肩膀微抖着,身后的喊声震天,她什么也听不到,剑在她的颈项上狠狠划过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 我知道这一章会有人有争议,我很纠结,但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结局。

    了尘发觉岑木衣小布袋,继而发觉岑木衣与戚宁关系的伏笔,在戚宁死的那一章便埋下了。应该是“望天梯”的最后一章。

    明天大结局了,其实这章有不合理的地方,攻打归墟神宗仓促,卢夜生怎么能这么快把了尘的仇家聚集起来呢?嗯,因为压轴的是关关和三宫主,完结章必然是要给他们的,因此了尘就要在这一章结束了。

    第165章 主线剧情 【魂修】我的爱——全文完

    舒展开身体,连细微的风也觉察得到。空中的尘埃,也不过与自己一样大。身体就像是溶在水里,化成水的一片,关灵道不晓得水滴是何种滋味,可是他如今便觉得自己是九天中的一片云雾。

    山里起了风,他随风转了起来,看尽绿水青山,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成了山里面的一缕灵气了?

    不对,也不对。

    关灵道看着自己的头发。头发还在,正在一旁很动人地随风舞动,那么身子呢?

    他原地打转,转了半天也看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糟了,身子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关灵道在风中萧索。

    有些惆怅……

    不妨事,山中景色极好,好得让人忘却一切。雾落雾起,仿若看到山间翻滚的两道云彩,绵延不尽的群山,自恒古都是他出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真好,几千几万前的自己,怕是就像现在这样,与山雾同在,忘了经年。

    诶?那是什么?

    那不是师父么?

    男子一身鲜红,成亲那夜的喜服还穿在身上,背上背着没了气息的身体,正在山间缓缓走动。

    关灵道飞落下去,跟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这是要背他去无底洞?

    意识不知怎的聚得快了些。师父以为他死了,其实他还在呢,只不过是身子暂时没了。

    计青岩垂着头,鬓角几缕发丝落下来,缠在那身体的耳上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一缕头发的发梢被一小股细风卷着,轻轻飞了起来。那风极是没有方向,忽前忽后,忽左忽右,计青岩的脚步微顿,眼角的余光扫过自己的发梢。

    关灵道赶紧停下来,不敢再做什么,跟在他的身边,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身子回来了,腰以下却还不在,人说鬼没有脚,他关灵道如今就是个身体不全的魂儿。

    计青岩扒开洞口,背着倚在他后背的新娘,轻轻往黑暗里落。

    关灵道赶紧跟上去,心里忽得羡慕起那没了气息的身子。能靠着师父倚着师父,亲亲师父香香的颈项,自己连那身体都不如。

    手长出来了,长出来了,关灵道紧紧跟在他的身后,看着师父越落越深。

    这是九天山草木交错相连之处,落得越深,意识便越是清晰。

    行至半路,关灵道轻轻落在那尸体的身上。

    魂儿全了,如今他是真正的灵道。

    身体轻轻颠簸,关灵道闭着眼,一点声音也不出。

    好香,又香又熟悉,香得他心头暖暖发痒,舌尖儿忍不住钻出来,在那从刚才便觑觎的后颈上舔了舔。

    计青岩的身体又是一停,关灵道立刻阖上眼,面无表情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计青岩没有回头,继续沉落下去。

    师父发现他了么?想伸出手抱紧狠狠地亲,又喜欢这让他背着的感觉。现在他要是出了声,师父会怎么样?

    真想这洞真是无底,就这么紧紧靠着,永无止息地沉下去。

    脚底一阵水声,已经站在了洞底的青石上,踩着水脚步声传来,关灵道的心头跳得快了些,须臾,他的身体让人重新打横抱着,轻轻放在一块巨大的冰凉石块上。

    暖暖的唇贴了上来,落在他的额心。

    躺下来,躺下来师父。

    温柔的吻沿着鼻尖下滑,关灵道唇上发干,舌在口里蠢蠢欲动。师父要是亲他怎么办?他要不要出声?师父要是亲他,他要不要亲回去?

    唇在鼻尖停留了片刻,避过嘴唇,吻上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关灵道怔了一下,已经准备就绪又没了着落,只好又老实下来,眼巴巴地等着。

    “灵道,山中不知岁月,为师知道你寂寞,从今以后便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轻轻跃上来,静静躺在他的身边,指尖在黑暗中绕着他的长发:“灵道,师父的心事一直没能同你说。师父每次见到你时,心里都会想着你在我怀中与我行房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关灵道心头的火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