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
读速:
2x
3x
4x
5x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如同烧山般撩了起来。

    微凉的指尖抚着他的脸,沿着颈项下滑,轻轻拨开他的外衫:“师父没能同你洞房花烛,现在我们洞房花烛,如何?”

    石头冰冷,关灵道的身体却冒出了汗。

    温热的舌落在自己的颈上,细细舔着,关灵道的衣衫散开,不摇不动,微凉的手轻轻替他解了裤子,将他压住。关灵道喉头发干,身子忍不住向前拱了拱,心里只是想哭。

    计青岩抬起头来,静了片刻:“还不起来?算了,你如今没有意识,师父做不下如此禽兽之行,洞房花烛还是等百年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关灵道一个鲤鱼翻身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!师父莫走!” 关灵道抱住他的脖子,“我醒了!醒了!”

    计青岩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关灵道扳过他的脸,却见他双目发红,泪水满面,关灵道难受得不知说什么才好,含泪哄道:“师父莫心痛,灵道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师父这么个冷冰冰的性情,今日变得如此脆弱,岂不是全都是他的错?

    计青岩轻声道:“为何刚才身体冰冷?”

    关灵道笑道:“其实没死,方才多承师父相助,我在画中牵制着他,争斗得天昏地暗。萧潇使出全身的本事,失心疯般要毁了画中世界,那时适逢师父毁画,我知道事情不好,紧要关头之时逃出来了。可惜魂气耗损太多,一时间魂魄难以成形,便在这九天山中游荡。”

    计青岩仍旧不语,关灵道轻轻揉着他的头:“师父还未与灵道洞房花烛,灵道怎么舍得死?”

    这师父对他了解得好深,临死之前,他心头念念不忘的便是这个遗憾。好不容易成亲,怎的连洞房都没入就死了呢?

    不甘心,死也不甘心啊。

    只因这不甘心,魂魄拼着命也要回来与他相聚。

    师父当时不肯随他的意,为的就是这个?

    计青岩将他抱在怀里:“你哥呢?”

    关灵道将身边的长剑取出,黑色之气不知怎的已经消散了大半,露出青色的剑身来。他望着缓缓围绕的黑气,升在空中化为乌有:“邪灵复仇,怨恨无多,已经散去了。只是我哥……与萧潇作战之时大损魂气,怕是几十年内难以修复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将他放置在这里,不久便能聚灵重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 说着又笑了笑:“萧潇虽灭,人间对魂修的恨却没有灭。我哥在这里静养也好,许多年后等他出关,人间必定又是一番新景象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,便是要做一番事业了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,也为了哥哥,那时候哥哥出关,看到魂修道修不分你我,魂修能在大太阳底下光明正大地走,心里必定欢喜。这是为他们自己创造出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 计青岩轻声道。

    关灵道叹一声搂住计青岩的脖子:“师父被灵道折磨得如此,灵道对不起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不折磨。”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互望,关灵道笑着爬起来:“师父,咱们回上清宫吧?老宫主和花家主在外面打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收复了归墟和上清,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木衣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无事。”

    关灵道的眸子里闪着跳动的火花,师父今日是怎么了,怎的耳尖如此红?是那大红喜服映的,还是……?

    师父刚才说见了他就想云雨,是假的吧?师父那种性情……

    关灵道的身体难以控制地靠过去,声音也哑了:“师父,你喜不喜欢灵道?”

    计青岩不语。

    关灵道忍不住用双腿勾住他的腰:“师父,灵道与你成亲之后还是个处子……你看灵道的……看灵道的……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计青岩低头看着他,目光不躲闪地直视着,让关灵道全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灵道误你两世,如今仍不知悔改,灵道自私得紧。” 关灵道的脸色红艳艳,用尽了气力说,“师父,你可愿与灵道洞房花烛?”

    计青岩的外衫轻轻落下,红绸披盖,遮住他们,也罩住一青石的旖旎春色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 只听那男音轻声道,“自今日起,你我夜夜都是洞房花烛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