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
读速:
2x
3x
4x
5x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铃铛在身上轻轻摇晃,发出与平常铃铛不同的音律,三音长短不一,听起来却像是鬼哭一般。铃声一过,引来周围人的侧目,俱都向旁边躲了躲。

    面带微笑的男子仿佛半点不知别人的心思,只是缓步前行,停在一家茶馆面前:“师父,这里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计青岩走在他的身边,“时辰还没到,进去等吧。”

    各大门派在九天山定下规矩,准许活下来的魂修出门时身上要带这铃铛,道修看见了才不会妄下杀手。关灵道少出上清宫,可是他守规矩,出门时身上必戴这铃铛。

    世间的灵气还是惨淡,恨意不灭,恶意不灭,戾气便难以消散。路边一个男人正拿了根棍子狠狠打狗,关灵道撇过脸去,心下不禁道,当日在萧潇面前,便觉得自己像是他的狗一般,想打则打,想杀则杀。

    那是他人的狗,他要如何便如何,别人就算看不过眼,也是不能管的。

    莫说是动物,就算换成了人,又能如何?前几日上清收了一个十三岁的女弟子,原来是父母双亡,在家里被亲戚出卖,亲戚、村民全都像对待暗娼般将她凌、辱,她年纪轻轻奈何不得,不得已修了噬魂术,好在杀人之时被宋顾追挡住,送入上清宫拜了师。

    人间有恶意,皆因一己之私心而起,与萧潇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只要不将对方当成人,便可以心安理得地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情况毕竟少,以前受屈辱之人无处可以发泄,冤死之后也只想忘却一切,痛苦的毕竟是少数。可是这噬魂之术,却足以让人间遍地惨烈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师父在,他在这人间也无趣,也是想跟哥哥一起留在无底洞的。

    计青岩轻轻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师父眸子里的话他明白,这世间再痛苦,也有人对他好,有人想与他厮守。关灵道难受他如此不安,笑着低声道:“师父夜夜出卖男色,可知这男色最是害人,灵道意志不坚定,早已经想留在师父身边不愿走了。”

    来世千万记得,师父的男色千万碰不得,碰了便再无翻身之日!

    正悄悄握着手对视,忽得身边有人轻声咳嗽,转头看去,只见云洛真立在身旁:“三宫主,四宫主。”

    关灵道笑道:“云公子。”

    花彩行也一声不吭地在旁边坐下来,身上倒画了一盆墨竹。

    关灵道望着那墨迹未干的竹子:“花公子等云公子,等了许久?”墨竹是倒画,看起来极是奇特,穿在花彩行身上却不怪异。别人以为这是他的性情,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,花彩行等人时不爱说话,手痒便要画画,暖涧到处是被他画成如此的衣服。

    云洛真笑了笑:“家里有事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家主可好?”计青岩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正潜心修习魂术,也许不日就要去上清宫,不久就要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花落春要修习魂术,谁都知道是为了什么。几个月前关灵道被他唤过去一次,要他将自己送入画中,之后便被花彩行火速请出了花家谷。说来也是可怜,修为在南北朝排名前三,地位又能呼风唤雨,要与情人见面却也如此艰难,还要千里迢迢请个魂修来送他入画。

    关灵道研究过花落春的魂魄,道修上真如天之骄子,魂修上的天资却是奇差无比,比个普通人还不如。花家主这一生,当真是艰辛了。

    关灵道硬着头皮道:“魂修旁门左道,花家主不必太认真。”

    学生天资差、脾气差、没有耐性,偏偏又爱以修为压人,他这做师父的也当真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花彩行眼观鼻鼻观心,仿佛不关他的事。家主的闲话,他自然是无论如何也不说的。

    只听见周围传来轻微议论之声。

    “那四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黑色外衫白色内里的是隐云计青岩,身上画了画的是暖风花彩行,岑墨行已经不知去了哪里,那蓝色衣服的是云洛真。这是南北朝四公子?”

    “另外的那个呢?身上挂着魂修的铃铛?”

    身上有此铃,便是生而为人的耻辱。关灵道心道,如今他能正大光明地与师父坐在一起,已经是极好的事了,人的想法一时半会儿难以转变,还得要长长久久地努力下去。

    除了他关灵道,南北朝四公子当真是齐全了,只是他们却不知,这南北朝四公子的诗,写出来只是为了衬托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的哥哥,画溪。

    等哥哥再次回来的时候,人间必定会变成个更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望了云洛真一眼,云公子的嘴边带着浅笑,仿若与他的心思一样。

    “最近多少魂修死?”

    云洛真道:“罪大恶极被道家杀了的,有四十余人,私下里传授噬魂术的有三个,也被杀了。另外身上带着铃铛死的有十七人,找不出凶手。”

    身上挂铃而死,可见道家的怨恨没有熄灭。杀魂修杀了十年,许多人仍然不将魂修当人看,杀死而不除铃,其意正是要世间的魂修明白,就算你挂了铃铛,也不见得你的性命无恙。魂修该死的想法,在有些人的心里已经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计青岩点头:“将杀死那十七魂修的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一方面约束魂修,不许他们胡作非为,一方面也要约束道修,让他们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,杀人偿命。恶意虽难以消灭,却要牵制着他们不能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这之前杀魂修的南北朝四公子,已经在做相反的事了。

    花彩行、云洛真、还有师父,如今已经成了半个魂修,尤其是师父……怎么说呢?最近总喜欢与他一起魂魄出窍。

    商议半晌,几路人分道扬镳,各自去查魂修被杀一事。

    关灵道和师父在小城里的客栈里住下来。

    即便已经相守两年,夜里仍旧必要做那事。

    关灵道脱下衣服,后面微凉的身体已经贴上来,让他背对着自己跨坐。关灵道望着正对面的落地长镜,不好意思地笑着:“师父……这样我什么都看得到。”

    计青岩的目光落在那长镜上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关灵道忽得抓着床上的被子,越抓越紧,双腿打颤。

    看见了,什么都看见了……全都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计青岩将他抱着压下来,用被子半遮着两人的身体。关灵道承受不住那力道,眼睛片刻便红了,紧搂着计青岩的颈项只是呜咽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最近是怎么了,越来越有些……激烈……

    “灵道,近来我弄清楚了一件事。”计青岩将他的身体托起来,靠在自己身上,轻抚着他的头。

    关灵道有气无力地笑:“师父高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计青岩吻他的唇:“你将来便清楚。”

    关灵道眨了眨眼,慢慢提起腰身又落下去,喘息道:“师父说不说?”

    计青岩不语。

    关灵道又是缓缓起身,计青岩的呼吸一沉,握住他的腰:“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,我便不走。”

    计青岩一声不吭地望着他,翻身将他压下来,温柔款款地强着,关灵道挣扎不迭,不久却又哑着嗓子哭泣低吟:“师父犯规!犯规!”

    计青岩在他的额心吻着:“将来你便知道。”

    将来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该死……他被管得死死的,男色误人,今后自己的弟子徒孙都要给我记住了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