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
读速:
2x
3x
4x
5x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舌头缠着师父的缓缓搅动。

    每天晚上他能来师父的房间里待半个时辰,程悠自然不会浪费在别的事情上面,拉着扯着求着也要把师父弄上床。两人的衣服穿得极是整齐,他的手沿着师父微敞的外衣滑进去,指尖一颤触到肌肤,姬颜没有阻止,他的心跳加速,腿迅速滑上师父的腰。

    姬颜将他的腿拉下来。

    程悠不甘心地叫:“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姬颜没有出声,搂过他的腰,舌头又钻进他的口里。师父吻他的时候很克制,可是偶尔不留神时,藏着的激烈便会露出来。他有时甚至能感觉到师父那东西的存在。

    程悠又要伸手去摸他今天如何,姬颜将他一个翻身背对着自己,拢着他的双臂:“今夜要不要在我这里睡觉?”

    程悠心头一喜,点头道:“要。”

    “要就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程悠死尸般地躺着。不要动,在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耳际被人细细吻着,没有情、欲,只是缠缠绵绵取之不尽的怜惜。

    师父对他的感情是经年累月的,深远而刻骨,程悠偶尔想起来,多少也觉得不很对劲。可是他大多时候都没想这么多,他的心思总是被师父的美色勾着,对着那白衣下的躯体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入宫时曾经得了上清宫的传承?”程悠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道家术法。”

    不是魂术,那便不关程悠什么事了。程悠又说道:“我听说当年那萧潇道人也曾经是上清的传人,师父跟他学的是一样的传承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几千年前三宫主计青岩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程悠又安静了片刻,叹口气道,“我只恨自己没有生在那个年代,要是也是八人魂阵中的一个,将那萧潇道人置于死地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姬颜许久没有出声,只是轻捋他的头发:“当年惨烈了些。”

    程悠又是笑:“那关灵道和计青岩也是师徒的关系,听说关灵道长得极是俊俏勾人,日夜勾引计宫主,跟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说书的说的。”程悠笑起来,“师父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姬颜默然了片刻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程悠转过身把脸埋在姬颜的怀里,闷闷地说:“师父脱我衣服。”

    姬颜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程悠又去掀他的白衣,姬颜将外衫一脱扔给他,穿着亵衣亵裤转过身。程悠将那没了用的衣服一丢,隔着薄薄的亵衣搂上去,紧抱住那具垂涎已久的温热身体。

    “师父、师父……”程悠把自己的衣服拽下来,也只是穿着亵衣亵裤,双腿摩擦,程悠的呼吸急促,“师父明明硬了……”

    姬颜被他死缠着,呼吸声些微加快,手揽着程悠的颈项吻上,唇舌又胶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师父动摇了,今晚必然要出事。

    “师父与我情投意合,总是不免要做这事的。”

    程悠满是激动地解开他的腰带,姬颜闭着眼一把将他的手抓住。

    程悠满心都是怨愤:“等你想要的时候,我还不一定想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。”

    不妨事,自然不妨事。师父一脱衣服,自己怕是远在天边都要赶回来,师父自然是不害怕。

    姬颜的手滑向他的腰,程悠一阵紧张,那只手解开他的裤腰带,探了进去。程悠的身体僵硬,脸上泛出红晕……这是师父第一次摸他那里。

    他小声呻、吟起来。那只手缓缓抚着,程悠一阵痉挛,背对着他弓起身子,姬颜从背后贴上来。他翻身面朝下半跪在床上,姬颜也起身在后面压着他,在他耳边道:“这都受不住,别的哪能继续?”

    “我受得住!”

    姬颜没有出声,手中的力道加大,程悠的脸埋在被中只是呻、吟,在一片混乱中僵住身子。姬颜没有放开他,又吻着他地抚了许久,程悠红着脸探出手去摸他的,姬颜将他抓住。

    今天要是破了戒,今后便是控制不住了。程悠那时候不但不会时时来勾引他,只怕是自己要锁着他才能让他就范了吧。

    不能全都给他,不能顺着他的意思,偶尔给他一点点,程悠才会时不时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姬颜拉起程悠在混乱中扯到膝盖的亵裤。

    这天之后,类似这样的好事多了点。不论白天黑夜,姬颜不忙的时候程悠就来找他,床上、椅上、软塌上,程悠逼着姬颜坐下来,随之跨在他身上,软磨硬泡地让他对自己再做那夜的事。

    这天深夜,姬颜跟弟子们议完了事,回到房间设下木桶。木桶装了水,姬颜脱衣沐浴,正闭着眼静坐,忽觉得肩膀上飘下一片落叶。

    姬颜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落叶跌落在水中,顺着水流飘到他的腰际贴上,姬颜还是不动,那落叶慢慢沉落下去,贴上他的大腿。姬颜轻轻捡起那片树叶,舌尖舔动,落叶立时痉挛乱抖。

    姬颜说道:“再不过来,为师要洗完了。”

    树叶顿时没了魂儿似的跌落在水中,片刻之后,程悠急三火四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姬颜仰面靠着木桶壁,水清澈通透,一望见底。程悠红了脸,扭扭捏捏地脱下衣服来,也跨进那木桶当中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木桶不算太大,程悠坐在他的身上,搂住他的颈项。头晕乎乎的,他垂首,舌尖挑开他的双唇,长驱而入。

    吻火热而动情,程悠沿着他的颈项吻下来,气息急促难耐。这是师父头次与他赤、裸相对,诱惑如斯,程悠的嗓子哑了:“师父,你今天这么大方,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姬颜轻声道:“前几日山上来了个魂修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上山的时候几乎没了气,将他救活之后,才发觉他是被人炼了魂。”

    程悠的呼吸骤然加重。他一生里面没有多少忍不了的事,惟有炼魂,当真是深恶痛绝。当年萧萧一死,修真界便有传言流出来,萧潇颜無之所以炼魂,是因为炼魂能让人修为加深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道修中偷着炼魂的人一直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所以师父今日对他好,是因为又有人被炼魂了?可是听了生气归生气,被炼魂的又不是他,师父何苦……

    美色当前,他自然不会蠢到把这些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姬颜扶着他的后脑:“你别怕,今生我还是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程悠闭着眼深吻,念头又重新回到师父身上来。姬颜将他的腰揽住,两人的身体紧密相贴,程悠受不住,呻、吟着轻轻摆动腰肢。姬颜的手在他的腰间收紧,将他拉出水面,放在旁边的大理石桌上。

    程悠浑身是水,湿答答地滴着,怔道:“师父?”

    姬颜垂身吻他,身体紧紧压住,混乱间程悠忽觉得腿上贴上来一物。

    他即刻脸上发烫,心头火热,师父极少如此情动,今晚……这样,怕是要事成了……吧。

    姬

    颜顺着他的身体吻下去,忽得,程悠的身体一晃,脸上红透:“师父,别用……”

    不多时他便受不住了,哑声叫着释放出来。姬颜重又倾身吻他,眸底望不尽的温柔,却迟迟没了别的动静。程悠羞涩着小声道:“我也帮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姬颜望着他不语。

    前世苦痛,今世的性格开朗这么许多,可见当初做的不错。今天……给他的也够了吧。

    姬颜站了起来,拿起架子上的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程悠见状又傻了眼,怎么又这样,师父这是在耍他么?

    姬颜道:“今夜在我这里睡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程悠披上衣服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孰可忍孰不可忍,他也不是天生吃素的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姬颜的生辰,弟子们在姬颜院子里摆了酒,替他庆祝一番。他这时候已经有九个弟子,刚好坐满一桌,席上大家说说笑笑,插科打诨,不亦乐哉。

    酒欢席散,弟子们都去了。程悠仍旧坐在席上,一身水蓝,面如白玉,头发上坠落两根带子。

    姬颜默然看了他片刻。

    这弟子的心事他猜得出,今天穿成这么个样子,是又要色、诱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师父敬杯酒。”程悠端着酒杯笑。

    姬颜接过酒杯一饮而下:“时辰不早,明早还有照会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程悠不说好,也不说不好,站起来看着他。姬颜心中忽道不好,小腹里倏然一道热流直涌而上,沿着脊椎散至四肢百脉,脸上也现出一片潮红,一时间竟然站不稳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坐下来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这个混账徒弟,竟然给他用了一清散。

    程悠在他的面前蹲下来,小心解开姬颜的亵裤:“师父现在浑身不适,弟子帮师父缓解。”

    说着埋下头,舌尖刷过:“师父现在一定是痛苦难耐,这样可舒服些?”

    姬颜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许久,程悠擦擦嘴角站起来,解开外衫,拉下发带。水蓝衣服掉落在地上,一身洁白无瑕,轻轻巧巧地跨在姬颜的身上:“师父身上这药我下了不少,师父就算想逼出来也要几个时辰的功夫,弟子心疼师父,不如替师父缓缓。”

    他搂住姬颜的颈项,扶着他身体凌空,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两人俱是呻、吟出声。程悠的声音沙哑:“师父可感觉好些了?”说着抬身而起,缓缓坐下。

    姬颜咬着牙,一声不吭,忽然间将他搂着抱起,放在院内的石桌上:“你别动。”

    几次想要循序渐进,偏他忍不了。既然忍不了,他也不同他忍了。

    不久,只听见院子里程悠的哭喊之声响了起来:"师父、师父……你轻点,不不,不要轻,不行我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痛楚难挡又欲罢不能,这就是做这种事的滋味么?

    云消雨散,黑暗里程悠躺在姬颜的身边,身体手臂抬不起来半分,嘴角却甜笑不止。他问道:“师父身体可还难受?”

    一夜纠缠,接连五次,才终于将那一清散的药力消除了。

    姬颜这时候只觉得愧疚,随意点了点头。没见过这么不遗余力的,下手当真狠,就不怕自己把他弄坏了么?

    程悠摸着姬颜的嘴角:“师父,我曾想过你是上清计宫主的转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程悠嗅着他的身体:“传说那三宫主遇水散香,你身上流汗之后,也有股清香出来。可是我后来想了想,又觉得你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计宫主天生冷情冷性,对人严厉,从来都不笑。可是师父却不是如此,虽然也不爱说话,却就是觉得心里温柔。”

    “那计宫主想必也是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万般温柔,只在一个人身上。”程悠笑了笑,“师父,我总觉得你有事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有么?”姬颜翻身将他压下来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程悠轻声笑:“师父要做什么?不许用美色、诱我,你到底瞒着我什么?”

    姬颜没有说话,少顷,程悠的呼吸急促起来:“你肯定有事瞒着我,等我……哪一天……啊啊啊啊师父……轻点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秘密……将来总有一天会说吧。

    倾其一生,他总算破解了萧潇道人传承记忆的术法。眼下虽然惟有自己能修习,可也终于早早便将他寻到,藏在身边不再放手。

    物极必反,天道轮回。

    那让他痛苦了几世的术法,今后便让自己掌握着,生生世世照顾他,让他欢喜下去吧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